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诺西出售研发中心起风波部分员工计划打官司

发布时间:2020-02-11 08:03:01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元旦前夕,记者在诺西研发中心看到,一些员工打出了“很受伤”标语。

刘军(化名),任职诺西通信深圳研发中心,其涉及的项目在3G当中很关键。作为市场上热得烫手的WCDMA领域的“老工程师”,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可能会被“转让”,或离职、失业,然而这一幕却正在发生。

诺西通信是全球通信设备三大巨头之一。近日,诺西通信将其深圳的研发中心卖给了一家外包公司,并表示其在深圳的员工将转入该外包公司,此事在行业内引起轩然大波,相关员工也普遍表示不满,并有员工表示要毅然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利益。

员工无缘旁听致谈判破裂

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记者来到科技园黎明网络大厦,诺西深圳研发中心基地坐落在这里。尽管元旦将临,该公司却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扔着办公用品,墙上贴着 “被卖了,很受伤”等标语。据了解,诺西通信此次卖掉的深圳研发中心前身是西门子公司于2006年在深圳成立的通信研发中心,2007年诺基亚和西门子合并网络业务后改为诺西通信深圳研发中心,目前员工约220人左右。

“公司被卖了,员工被逼迫要签‘三方协议’。”刘军介绍。“按照常理,离婚了才能嫁人。而我们现在,没离婚就被逼嫁人。”刘军介绍,引发员工不满的原因有三点。一是诺西事先没有将要出售研发中心一事与员工沟通,这让员工有一种突然被出卖的感觉;二是诺西禁止研发中心的员工转入诺西的其他生产线,只给了去外包公司或离开两种选择,这让员工感觉将被逼签订三方协议进入外包公司。三是三方协议歧视中方员工。

据介绍,在获悉公司出售及要签三方协议后,员工为此事紧急成立工会,与诺西进行第一轮谈判时设立了旁听席,临时推选了员工代表,但诺西的管理人员居然认为这个做法“不符合德国法律”,致使第一次没谈成。

工程师多拒签“三方协议”

记者调查了解到,诺西220名员工中目前已签三方协议的只有80多名。“有一名女工程师签完三方协议就哭了。”诺西深圳研发中心王明(化名)坦言:“几乎所有员工都不满公司做法,已经签了三方协议的员工是因为没有办法,他们要还房贷、要养家糊口。”

王明告诉记者,实际上,诺西在去年7月就确定要出售研发中心,但此消息一直封锁,直到12月14日员工才收到了一份来自诺西WCDMA产品总经理的邮件。邮件称,深圳诺西研发中心将被卖给外包公司Aricent(爱瑞森特),员工要与公司签订三方协议,如果不签署,则将于2011年1月25日和公司解除劳动合同。

让刘军、王明们气愤的是,7月份已在操作出售公司一事,却还从杭州转职了两名员工过来,宣布出售后却不允许他们转职回去。此外,7月之后,还有新员工不断来公司报到,有的新员工甚至辞去华为、中兴的职务前来就职。王明们认为公司隐瞒此事,对新员工存在欺诈嫌疑。

昨天,记者电询诺西员工了解到,没有签约的工程师们正在准备劳动诉讼的材料,许多人都在准备重新找工作。记者就此事试图联系诺西人事总监,但电话一直关机。不过从诺西回复此事的来往邮件中,记者发现,诺西承诺将按照国家及地方法律法规规定处理。

计划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据了解,2010年12月31日下午,由深圳市南山区总工会和南山区劳动局出面邀请诺西公司来参加与员工的谈判,但这次谈判却进行得并不顺利,最后只是以再一次的等待收场。

刘军介绍,“我们只有两种选择,离开或者去外包公司,不能去诺西的其他生产线,这让我们有被逼迫去外包公司的感觉。”对于诺西与员工间的分歧,记者咨询律师了解到,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三条:用人单位变更名称、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或者投资人等事项,不影响劳动合同的履行。《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中规定,用人单位依照规定裁减人员,在6个月内重新招用人员的,应当通知被裁减的人员,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招用被裁减的人员。

“离职的标准非常不合理,我们的感觉是公司一心一意要我们去外包公司。这是变相裁员。”王明介绍,12月31日下午,将近140名工程师已经推选员工代表,将去市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市总工会和有关部门也表示很关注事态发展。员工代表已经商量要采用法律武器维护工程师的权益。

记者观察

外资重组要避免“水土不服”

深圳商报记者 刘虹辰

一次简单的资产重组,为何会出现如此冲突?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让我们来看看诺西是如何回应员工的。诺西在给员工的邮件中称,此次出售行为包括人力资源在内的转让方案,都严格在中国的法律法规框架内执行。对于加入外包公司的员工,公司可不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然而,本着人性化的态度,公司仍会对加入员工提供额外的留才奖金。公司将在两年内分三期支付留才奖金,第一期将于员工加入新公司第一个月月底支付至其账户。

显然,诺西将员工“转”给外包公司开出的条件颇为优厚。而相关工程师的感觉如何呢?“有被出卖的感觉!有耻辱感!”“今年3月公司来人说要大力发展该项目,今年7月就计划出售,出尔反尔!”许多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张保(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眼中闪着泪花,“我是新员工,辞职过来的,年薪没有涨多少,看中的是跨国企业的工作机会和前景。”她道:“人力资源部门在与员工的沟通时非常傲慢,提出各种意见都不回应,不尊重我们,不关心我们,让我们觉得受到极大的侮辱。”另一名员工这样告诉记者:“工程师的职业生涯中,就职背景非常重要。我不允许我的职业背景中出现外包公司这类的职业。”

显然,剧烈的冲突来自沟通的不畅,也来自于文化差异。深圳诺西员工普遍反映,外资企业纪律严明,缺乏人情味,员工无权参与决策,他们需要的是人性化管理和参与式管理,这样有益于提高企业凝聚力。诺西就冲突事件在跟深圳员工沟通时,基本采取邮件形式,很少面对面的交流,深圳诺西员工认为,这样的管理完全是程序化的,又不讲情面,缺乏有效的沟通渠道和制度,使得员工缺乏主人翁意识,对企业没有认同感。

诺西称其对中国研发投入的承诺不变。既然诺西仍然要在中国大力投入人力物力,解决目前的冲突显然已经不容忽视,如何安抚愤怒的工程师成为其必须面对的一道坎!诺西如何才能在重组时摆脱“水土不服”,让我们拭目以待!

广州注册公司资本

深圳工商税务办理

如何注册马绍尔公司

深圳注册公司需要什么手续

广州工作签证办理

深圳代理记账税务

注册公司商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