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陈勋奇香港最后一位电影全才

发布时间:2020-10-14 17:07:04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多年以前,当“王家卫为《一代宗师》筹备多年”的消息早已传遍香港、黄百鸣却拎着甄子丹两部《叶问》“抢饮头啖汤”时,王家卫准会想起自己当年是如何被黄百鸣赶出新艺城。

新艺城之后,王家卫投奔了陈勋奇,担当编剧,由此引出了陈勋奇以《伊人再见》、《小狐仙》、《我要金龟婿》和《恶男》为代表的“时装爱情动作喜剧”。

而在荫庇下的王家卫,得以通过《旺角卡门》和《阿飞正传》奠定风格。自《重庆森林》开始,请陈勋奇出山配乐。此后,《东邪西毒》、《堕落天使》、《天下无双》乃至于《一代宗师》的配乐名单中,永远稳坐着:陈勋奇。

筹备《一代宗师》时,“墨镜王”花了3年遍访百余位民间宗师。但是王家卫不懂武术,打头阵的是谁?精通跆拳道、白鹤拳等各家拳路的,陈勋奇。

▍陈勋奇几乎能胜任电影制作流水线的每一个岗位,为《东邪西毒》制作的配乐《天地孤影任我行》是他最知名的作品。其实除此之外,他的配乐适配“时装动作喜剧”,下里巴人,叫人快乐。

1

即便他自己一再谦拒,但陈勋奇或许真是最后一位香港电影全才。

“他是香港导演里最出色的配乐,配乐里最出色的制片,制片里最出色的飞车指导,飞车指导里最出色的编剧,编剧里最著名的演员之一,演员里最成功的导演之一。”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师承音乐家王福龄(作品有《我的中国心》、《狮子山下》、《今宵多珍重》),才30余岁却已晋身“电影配乐大宗匠”的陈勋奇有感于自己再不淡出,新人很难出人头地——毕竟他作曲的12年间,包揽了香港台湾75%的电影配乐——旋即转向导演。

“演而优则导”是成龙给陈勋奇的启示。当时香港影坛妖魔鬼怪横行,成龙眼小鼻大,洪金宝肥硕无匹,曾志伟五短身材;而形貌英挺又才华乱窜的陈勋奇欲行此道,易如反掌。

谁都无法否认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揣摩咏春等拳路时的影像美,但将咏春拳真正打出宗师仪态,却是1982年《败家仔》。

想来也颇有渊源,许多年后为《一代宗师》奔走呼号的陈勋奇,正是《败家仔》里的大反派。

而通过《败家仔》试水成功之后,陈勋奇偕同该片导演洪金宝,开始将民初题材的“功夫”概念延伸到现代生活。

他和洪金宝合作的《提防小手》杂糅了“动作”、“爱情”、“喜剧”和“时装”等最具市场的电影元素;此后,洪金宝开启了他的“五福星”时代,陈勋奇也凭此走到幕前,并为人熟知。

▍洪金宝、陈勋奇与叶德娴在《提防小手》中,此片无意中成为香港“时装动作喜剧”先声。

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恒河沙数,其中洪金宝的“五福星”作品和陈勋奇的导演作品气质上最为相似。

除了电影元素和题材,最让人怀念的大概就是选角了。

不时回想,都惊讶于制作方网罗“骑呢”演员的能力,他们千奇百怪,绝不重样。

洪金宝麾下有曾志伟、冯淬帆、吴耀汉、岑建勋、秦祥林(须知岑建勋现实政治理念激进,而秦祥林一向是言情形象的范本,照样被招至麾下);

而“小胡子”这边,“大嘴青”王青是蠢萌的恶人,廖伟雄市井猥琐,曹查理简直就是“衣冠禽兽”“性欲强蛮”的代名词……

▍陈勋奇电影的“嫡系演员”王青、廖伟雄与曹查理

洪金宝的群戏处理高超,而陈勋奇对女演员的调教则更为出彩。

业已贴上“凄美”标签的倪淑君在《伊人再见》和《小狐仙》里变得灵动活泼;

“琼瑶玉女”吕秀菱在《我要金龟婿》里变得顽劣娇憨;

看过了《恶男》里楚楚可怜的陈冲,绝不能想象出她后来成就了华人女影星难以企及的高峰,一身狠劲。

假如没心没肺的童年里,对“爱情苦涩” 能有一星半点的体验,多半也来自《伊人再见》和《记得香蕉成熟时》。

《伊人再见》里陈勋奇对倪淑君的爱“求不得”,《记得香蕉成熟时》里,邓一君的绮梦对象,则是陈勋奇的另一位电影女主角吕秀菱。

巧合得过分,《记得香蕉成熟时》主旨在于悼念已故编剧黄炳耀;而黄炳耀,就是《伊人再见》的编剧。

2

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百花齐放,通晓电影行业各项技能的陈勋奇有能力参与分割市场;但是固守传统,却令他渐受冷落,电影市场沧海横流,更放大了他的守成。

昔日的伙伴们,王青垂垂老矣,廖伟雄开农场去了,曹查理在夜总会走穴,倪淑君和吕秀菱早已退出影坛,陈冲倒是站到了华裔女演员的顶点。

而陈勋奇还像二三十年那样,在坚持着借电影“将中国武术传承给年轻人”。

▍吕秀菱、倪淑君与陈冲分别于《记得香蕉成熟时》、《恶男》和《小狐仙》中,三人均是奇女子。

在“古惑仔电影”大行其道的时候,他就已经将黑帮片、枪战片目为“宣扬暴力,教坏细路”。所以在他仅有的黑帮片《恶男》中,他残忍地将自己的结局设定“乱枪打死,横尸街头”。

乍想之下,这似乎和他“拍了一辈子动作片”是矛盾的。

但借用《败家仔》对“会功夫”和“好勇斗狠”的论证,陈勋奇的解答逻辑大概如此:“会不会功夫都会好勇斗狠,和不和人结怨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人始终会死。但假如各个门派都抱定‘会功夫’就会‘好勇斗狠’的话,中国武术很快就会没落。”

这种 “尚武”而又“乐观积极”的母题深入骨髓。为不向青少年观众兜售暴力思想,他的电影从不涉及黑暗面,甚至连人生的苦楚部分,他也时常通过“光明的尾巴”加以稀释,如《小狐仙》和《伊人再见》。

▍陈勋奇电影作品

可惜现实生活远比电影苦。

2014年末,陈勋奇的女儿跳楼自杀,参与电影的摄像师又溺水身亡,即使在电影中兜售“乐观积极”、在微博上倾洒鸡汤的陈勋奇,在接受访谈时也不免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比起标志性的“小胡子”,如今更触目惊心的是60多岁的陈勋奇脸上厚厚的眼袋和瘫软耷拉的肌肉。

2008年,已尽显老态的陈勋奇还在逸兴遄飞地聊想翻拍邵氏的《十四女英豪》:

“最后一场,穆桂英大获全胜,为什么呢?远远看过去,不是穆桂英在抡枪,而是杨宗保的魂灵在后面扶着她的双臂在抡枪。穆桂英的角色,原定是梅艳芳,可惜她去世了。”

但3年后,观众看完他的所谓意念结晶《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才发觉从前那个才华乱窜的陈勋奇已经好多年没拍过及格的电影了。

哪怕有资深拥趸能够把《杨》看完,估计也是在观影过程中脑补了几遍《伊人再见》和《败家仔》。

▍陈勋奇导演作品《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当年最“声望卓著”的烂片之一,“小胡子”在此片中已经灵气泄尽。

至此,我们知道了和其他许多八九十年代港星一样,穿插在童年许多角落里的陈勋奇,他少年得志、才华横溢、荣誉等身;我们也亲眼见证他由于“守成”,渐渐市场甩出正轨,才思枯竭,诺诺因循。

但或许如《天鹅绒金矿》所说,“人生在于承担一个姿态”。我想也不要紧的,哪怕晚年创作干枯槁,但他过河卒的姿态所长久闪现出的,仍然一如少年。

他停滞不前,因而仍是录像厅里、电视频道里的“小胡子”、“Robert仔”、“大画家”、“大灯泡”、“二哥”、“叶开”……腾挪跳跃,难免沮丧,却注定战无不胜。

佛山哪家医院治近视眼

济南治疗咽喉炎的专科医院

合肥华夏医院治白癜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