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方瓷都淄博的外迁与转型之困-(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9 17:08:53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作为“北方瓷都”的山东淄博,其建筑陶瓷产业从产能、规模而言,位居全国第二,然而,却长期饱受环保之困。2009年,淄博市出台《淄博市建筑陶瓷产业调整振兴指导意见(2009至2011年)》(以下简称意见),其具体目标是,淄博建筑陶瓷“淘汰一批,转移一批,提升一批”,3年后即2011年年底,生产能力由12亿平方米控制到7亿平方米以内。有关业内人士当时对此分析认为,“意见”传递出了淄博建筑陶瓷产业优化升级大提速信号。

如今,大限已至,当地政府的宏观调控之手却显得格外苍白。“建筑陶瓷产业还是老样,小企业倒闭也是市场竞争所致”,企业负责人与当地政府官员对此一致认为。

无疑,当初高调的“意见”“三部曲”显然陷入僵局,反而,更多地则由市场这一杠杆自由发挥。

王陶瓷在当地颇具规模实力与影响力,但在当前大环境下,没有必要走出去。

淄博的外迁之举,让人似乎看到了产区老大佛山多年前的身影。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自2006年起,佛山市政府开始对陶瓷行业进行硬性调整,对200多家佛山陶瓷企业的升级转移,随后佛山陶瓷企业在全国各地走马圈地。广东新明珠陶瓷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重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用行政手段引爆了佛陶外迁扩张的市场规律。

外迁浪潮在此之后迅速波及各地。

国际工商业经营联合会名誉会长、中国陶瓷工业协会营销分会高级顾问张有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佛山确实曾经走过外迁之路,并走的非常成功,但淄博的外迁之路与佛山大不相同。

在张有卓看来,佛山采取的是“退二进三”,二指建筑陶瓷业,三是服务业。淄博建筑陶瓷产业虽然经过几十年发展,但没有完善的产业集群,没有带动第三产业发展,如果转移出去,较后能给当地留下什么?仅仅是污染。

佛山外迁时,正值建筑陶瓷产业发展高峰期,凭借其拥有的品牌优势,带动效应大。而如今,全国陶瓷产区遍地开花,产能100多亿平方米,严重过剩,更为严峻的是,淄博建筑陶瓷一直为他人作嫁衣裳,贴牌生产,没有品牌,自然在外地政府那里的受欢迎程度大打折扣。他介绍,建筑陶瓷企业走出去必需的土地、资金等也都受到严格控制,与以往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张武广说,对于很多建筑陶瓷企业来说,走出去与留下来相比,死得更快。“不再考虑(建筑陶瓷企业)外迁了。”专门负责产业转移的淄博市经济合作局上述官员称。

转型难

1月14日,临近春节,淄博建筑陶瓷产区内的企业在气温的影响下,已全部停产检修。

袁国梁则一直往返于淄博、北京、天津之间,用他的话说“我在忙着做规划”。

其是山东统一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统一)董事长,而另一个身份则是山东电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盾科技)董事长,他更希望别人称呼他后者的身份。

“我正在逐步与原来的核心业务进行剥离。”刚刚从北京回到淄博的袁国梁仍旧一脸兴奋,所说的“核心业务”是指统一陶瓷。

在十余年的时间里,他的身份一直是统一陶瓷董事长。统一陶瓷成立于2003年12月,目前拥有5条生产线,年产能力1200万平方米,在淄博建筑陶瓷业界,少有人望其项背。让其名声大振的则是防静电陶瓷砖的研制,其产品在运用到神舟7号载人航天飞船控制装配中心后,一炮而红。

袁国梁坦言,他与清华大学、中科院等联合,组织庞大的科研队伍,从2006开始做防静电研究,直到5年之后才找到发展方向,但做起来并不轻松。

2011年12月23日,他投资3亿元成立电盾科技,目标是凭借防静电技术,研制的产品进军国家重点扶持的石油、航空、医药、医疗等领域。在袁看来,这是他的一次华丽转型。“别人提到我时,我更愿意提电盾(科技)的身份。”他认为,建筑陶瓷企业“做好了是印钞机,做不好是火葬场”,而现在,如不转型,更多的企业则是一步步走向火葬场。

在袁国梁的印象中,他当初的选择也是作为一个跳板,进行建筑陶瓷转型。后来对市场拓宽增加了认识,这一领域涉及多个尖端科技领域,并且都在国家政策重点扶持之列。

娄底手工外发承包正规合作

湖南张家界山核桃种子报价

安阳祛痘祛斑连锁加盟哪家质量好

河北石家庄山杏种子行情走势

成都原木报关公司

百日菊质优价廉伊春百日菊产地供货

禹州酒店宾馆安全检测报告

青田县海口镇长途搬家公司欢迎您

广东太湖猪出售长白种公猪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