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纹身男设下的温柔陷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24:41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男子网上交友,本以为遇到心仪女性,为表诚心多次给对方转钱,却不料陷入对方的骗局——  □ 本报记者 陈兆扬  网上结识“美女”  今年5月,献县男子李某在微信上认识了一名微信昵称为“哎呀”的“离异女子”。这名“哎呀”网友自称叫张薇,不仅人长得特别漂亮,而且还是献县某医院的一名护士。一直单身的李某,很快对这名网友动了心。  接下来,李某与“哎呀”两人通过网聊和打电话,关系越来越近乎。李某发现,对方就是一个说献县本地方言的女孩,声音特别好听。这期间,“哎呀”还给李某发过来身份证照片,这让李某对“哎呀”的长相和说的话更加深信不疑。  今年5月26日晚6点多,“哎呀”终于同意和李某处朋友。李某提出见面要求,“哎呀”却开出了条件:想见面可以,你如果真喜欢我,就给我转5200元。为表诚心,李某立即给“哎呀”转账5200元。  “一会儿你就来找我吧。不过有个前提,你得再给我转13140元,我要看看你到底愿意为我付出多少?”“哎呀”收钱后,跟着又向李某提出要求。  很快,李某通过微信又给“哎呀”转账13140元。“哎呀”见他有诚意,当即给他发了一个位置信息。  按照对方发的位置,李某立即赶到献县某医院楼下。得知李某到了,“哎呀”又要李某转账13145.20元才肯下楼。她说,这个数字代表着“一生一世我爱你”。  “我没那么多钱了,也就还有3000多元……”李某无奈地告诉“哎呀”。“行,那你就先给我转3000多吧。”“哎呀”当即回复说。李某又将3300元转给了“哎呀”,结果“哎呀”却告诉李某先不见面了。“哎呀”让李某先回去,等第二天,把钱凑齐了再见面。   无奈之下,李某只好离开。次日早上7点多,李某像往常一样想从微信上看看“哎呀”的照片,结果却发现看不见了。李某在微信上询问,才知道“哎呀”是把他给屏蔽了。  “你给我再转520元我就给你看。”“哎呀”仿佛是在跟李某赌气。李某没办法,当即又给“哎呀”转了520元钱。果然,“哎呀”解除了对李某的屏蔽。两人再次聊起见面的事,“哎呀”很痛快地让李某晚上去她居住的小区找她。   当晚9点多,李某依约来到“哎呀”所说的住处。他让“哎呀”下楼,“哎呀”又提出让他再转1314元才肯下楼。直到这时,李某才突然觉出了不对劲,他没有再没给“哎呀”转钱。他当即决定不再与“哎呀”见面,并让“哎呀”把之前转过去的钱都退回来。“你走吧。凌晨3点之前,我会把所有的钱都退给你。”“哎呀”也没啰唆,直接把李某赶走了。  李某回到家中,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哎呀”退钱,再联系“哎呀”时,才发现对方已把他拉黑。李某这时才觉得自己可能受骗了,次日一早便向警方报了案。   “美女”竟是男儿身   根据李某提供的“哎呀”微信号,献县公安局办案民警伪装身份,试图添加“哎呀”为好友,并希望通过与其微信聊天固定证据。但民警发现,根本搜索不到“哎呀”的微信号。此路不通,办案民警立即围绕“哎呀”的微信号展开调查。其间,办案民警多次赶赴深圳等地,查询了大量的信息资料,最终确定了犯罪嫌疑人本姓高,献县人,不是美女,是个男子。警方随即围绕此人展开排查,很快确定高某正在河间市区藏匿。  随后,办案民警又经过大量的走访调查,摸清了犯罪嫌疑人高某藏匿在河间市区某小区。8月27日上午,献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带领5名民警迅速赶赴该小区,在河间警方的配合下,对犯罪嫌疑人高某展开抓捕。  确定高某正在家中后,一名便衣女警假装邻居上前敲门——“咚咚咚......”“谁呀?”“我是你楼上的邻居……”“什么事?”门打开了,一名30多岁,赤着上身,满身纹身的青年男子探出头来询问。   “我们是公安局的……”旁边冲过来几名民警,将纹身男子牢牢控制住。在高某居住的卧室里,民警们找到了他用于实施诈骗的手机。   300多人上当受骗  据高某供述,今年5月20日前后,他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添加了献县男子李某的微信。他假装美女,自称在献县某医院上班,以谈恋爱考验李某诚意为名,先后数次对李某实施诈骗。案发后,他将李某的微信号拉进了黑名单。

高某同时交代,自2015年开始,他就想利用一些人的花心骗他们的钱。当年,他注册了一个微信号,将性别设置成女性,将昵称改为“哎呀”。  之后,高某翻出了一个做网购的美女网友的朋友圈,复制了对方发布的所有照片和视频,全都放到“哎呀”的微信朋友圈里。他又拿美女网友的照片在网上请人制作了一张名为张薇的身份证照片,编造了身份证号码,虚构了献县某医院护士的身份,并开始在朋友圈里发一些医院各个角落的照片和视频。  从2016年开始,高某通过手机微信有选择地添加“附近的人”为好友,冒充未婚或离异女子,以与对方谈感情、家人得病或自己受伤需要帮助等为由诈骗钱财。   行骗期间,高某与所有被诈骗的受害人都不见面。一旦发现对方对他产生怀疑,高某就会给对方发提前做好的“身份证”照片以示清白,还会和对方通电话或通过微信语音功能聊天。为了掩饰男性的身份,每次聊天时,高某都使用变声软件,将声音转变成女性的声音。一旦诈骗成功,感觉把受害人的钱快骗光了,高某会立即从微信上把受害人拉黑。

高某平时使用的私人微信昵称叫“高先生”。每次诈骗成功后,高某都会将骗来的钱从昵称“哎呀”的微信号转到昵称“高先生”的微信号上,再从“高先生”微信号提现,存入银行卡里。  办案民警经进一步调查发现,高某微信号“哎呀”的黑名单里有三四百人,通过微信聊天记录和高某的转账记录初步核实,此案被骗人员达300余人,涉案金额达30余万元。   300余人被骗,警方却只接到了一人报案。受害人是因受骗难于启齿,还是另有其他原因而选择沉默?但不管怎样,正是因为他们的沉默,才致使犯罪嫌疑人高某实施诈骗近两年时间一直逍遥法外,案件让人深思!

乱世之怒九游版

一剑成仙安卓版

猎魔守护者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