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刻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某某新律师谈二审前面已经搞得很乱了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09:51 阅读: 来源:刻线机厂家

李某某新律师谈二审:前面已经搞得很乱了

李某某现任律师张起淮

卷入舆论漩涡的李某某案正在扫除最后的悬念。

此案11月19日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当天,本案中受害人杨女士依然未露面。其代理律师田参军称,“杨女士目前的状况,仍不宜参加法庭审理。”而梦鸽亦乘坐黑色帕萨特进入法院,回避媒体。

庭审从当天上午9点17分开始,截至本报记者当晚10点发稿时,仍未有庭审结束的消息,二审结果亦尚未公布。参与二审开庭的所有律师的手机均在关机状态,多位媒体记者在北京市一中院门外等待二审结果。

此案二审姗姗来迟。北京法院官方微博京法网事曾在10月28日就发布消息称,“经与北京一中院核实,该院定于10月31日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李某某等五人强奸上诉一案。”

前述原定的二审开庭时间,因上诉人一方更换二审辩护律师延后,且此消息是在10月30日下午3时45分即原定开庭前一天才被公布。而彼时,连本案一些被告的辩护律师对本报记者称,他们都不清楚李某某又换了哪位新律师。

李某某新的律师张起淮与李肖霖,也在此当口进入公众视野。在接受委托之后,张起淮并未对本报记者具体阐明他将对此案辩护策略作有何种调整,“案件的进展和案件的情况,我就不便说了”,这位律师顿了顿,暗示了他的为难之处,“你要理解,前面的事情都已经搞得很乱了。”

李某某的另一位辩护律师李肖霖则为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肖霖曾参加过9月7日下午在北京友谊宾馆举行的由李家律师方面举行的专家研讨会,为与会的12名专家之一。而知情人称,本案中唯一的成年被告人王某,亦更换了二审的辩护律师。

开庭日舆论关注的“新证据”,据多位知情人称,系上诉人在二审期间向法院提交一份新的视频证据,是律师按整个事件的证人证言,到案发酒店房间模拟现场,记录了房间内家具摆放、客观环境等情况,以证明此前证言的无法实现。

此前有证言称,在事发的湖北大厦房间内,杨某曾掉入过床和墙的夹缝,而律师通过模拟现场验证,此处根本待不下一个人。另外,此前证言称,杨某被李某某等人拽着头撞向电视柜,律师通过模拟现场验证认为电视柜的高度根本撞不到头。此外,李家还有一份专家意见向法院提交,并申请了此前的鉴定人出庭。

不过已经看过该视频证据的几位其他被告人的律师称,这个所谓新视频并非录自案发时。那还会不会有所谓的“颠覆性证据”出来?

2013年11月19日晚间,在跟本报记者谈到此案走向时,曾历时4个月研究过该案证据链条的李某某一审辩护律师陈枢表示,其实所谓此案的证据主要就是指控方提出的那些证据,“主要就看法院如何采信。”

9月26日,处于舆论漩涡之中长达半年之久的李某某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李某某有期徒刑10年,成年人王某有期徒刑12年,分别判处其他3名未成年人4年至3年(缓刑3年)不等的刑期。

而此案一审时的李某某的辩护律师陈枢则是5名被告中唯一坚持为李某某做无罪辩的律师,陈枢曾在接受本报记者面访时称,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不是律师、李某某及其母梦鸽的策略,而是出于“共同认知”。

但这位在一审宣判的当天晚间还对本报记者表示“肯定得上诉”的主辩律师,在10月9日突然宣布请辞,他撰文称“希望对方不要把我作为上诉律师的考虑人选”,并自称他在履行与李家合约的这四个月里,“头上有血,身上有伤,心中还有痛”。

“趋势的形成不是偶然的,一旦形成,绝非一人或数人所能左右或扭转。”在请辞文中,陈枢写下的文字别有深意。

而除李某某、王某的其他3位被告的律师,则对自己在一审时所选择的罪轻辩颇为自信。

小魏是5名被告人中年纪最小的未成年人,案发时年仅15岁。小魏一审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小魏的辩护律师、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娟对本报记者称,小魏的家属对于一审的判决结果已经非常满意,“小魏在一审判决的当天下午(9月26日)就已经出来了,他回家了。他目前正在上学。”

而一位李某某曾经的辩护律师则对本报记者感叹,在被告方一审时的辩护策略已经发生明显分歧、还出现有其他被告出来指认李某某在去宾馆的车里打了受害人的情况下,二审如果要改判,何其难也。

重庆拉袋

天津带钢缠绕打包机

福州气槽